快3开奖视频
  您的位置:   首頁>>民進風采>>文苑
     
滇池 西山 圍海造田
發布時間:2014-04-24 09:37    


母師迪


       滇池、昆明西山聞名遐邇,滇池畔的大觀樓及大觀樓長聯亦久負盛名。1961年大詩人郭沫若慕名登臨大觀樓,放眼五百里滇池,曾滿懷激情地寫下:“果然一大觀,山水喚憑欄。睡佛云中逸,滇池海樣寬。長聯猶在壁,巨筆信如椽。我亦披襟久,雄心溢兩間”的豪邁詩篇。滇池、西山、大觀樓、大觀樓長聯、孫髯翁的天縱才情、郭老的雄心壯志,在詩中一氣呵成,不假雕飾的語言,行云流水,平中有神;滇池邊錯落有致的景物,隨手拈來,自成詩詠。
       滇池和西山,真是一對天造地設的神配,可贊可嘆,可歌可詠,古往今來,留下了無數的傳世詩文。人們喜歡登山觀海,看“海天一色,長空萬里”,看“白月隨人相上下,青天在水與沉浮”,看“茫茫五百里,不辨云與水;飄然一葉舟,如在天空里。”乘一葉扁舟,在滇池上遠眺西山,更有一種浪漫。西山似一位仰天而臥的神女,長發飄灑,順著頎長窈窕的臥姿一字放開,柔美地擺向滇池水邊。她挺拔豐腴的胸脯,線條鮮明優美,風姿秀逸,似乎還在一起一伏地,愜意地呼吸著滇池湖面上送來的溫潤清新的空氣。秀麗的面龐、俊朗的頸項、豐盈的胸部、健美的腰腹、修長的下肢,引得詩人贊曰:“芙蓉出水天邊秀,翠黛修眉云外橫。”她雙膝微聳,費孝通先生想象睡美人并沒有睡,更沒有醉,她象是數著天上的星星在等待,在期望,在企盼……滇池西山優美的景致,引得費老先生這位嚴謹的大學者都發詩人之幽思,浮想聯翩。
       而在地質學上的研究表明,西山與滇池也的確是大地母親的一對雙生子。8000萬年前,由于地殼的激烈變動,云貴地區形成南北方向的地層斷裂,至300萬年前,此地又急劇上升為高原。由于斷裂活動,當西邊巖石上升為西山時,斷面即今日我們看到的峭壁。東邊下沉為凹地,凹地不斷積水,成為今日我們的滇池。滇池到20萬年前達到鼎盛期,總面積約650平方公里,其后滇池由于自然及人為的原因盛極而衰,水面漸漸縮小,水位呈下降趨勢。唐宋時期,水面有510平方公里,元朝有410平方公里,明朝有350平方公里,清朝有320平方公里,今天有298平方公里。在早期地質年代里,滇池地區一片汪洋,浩浩蕩蕩,橫無際涯,還真有大海的氣勢。在口口相傳的老昆明口中,滇池不是湖,是“滇池海子”,或“滇海”。即便在今天的老昆明口中,滇池北部的淺水區也叫“草海”,中部和南部叫“外海”。地處斷裂帶邊緣的西山逐漸上升,卓立滇池,其最高處的羅漢崖,海拔2600多米,高出滇池水面約620米。古今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古詩人也曾贊滇池、西山:“山借水色,水映山光,云鬟霧髻,煙鷺沙鷗,游泳沉浮,天然圖畫,可以擴胸襟,滌塵心。憑高遠望,海闊天空,恍然羽化而登仙,洵省垣之大觀也”,與孫髯翁和郭沫若一以貫之。
       歷史翻到了1970年1月,鑒于當時國際形勢,鑒于備戰備荒的需要,沒有經過周密的思考和科學的論證,頭腦一發熱,省市革委會號召:“向滇池要糧,向荒山要糧,移山填海,圍海造田!”昆明地區數萬人,前后2000多個單位,響應革委會的號召,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男女老少齊上陣,浩浩蕩蕩赴滇池,誓叫草海變良田,哪個龍王不低頭?固然,“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其精神可嘉,但還缺乏一點實事求是的主客觀全面分析的辯證唯物主義的科學精神。
       在教育系統,老者如專家教授,少者如昆明各中學的初一、二學生,或沿滇池安營扎寨,或早出晚歸往返于滇池與市區間,正如一位青年工人的詩歌那樣,“英雄的圍海造田戰士,胸懷朝陽斗志昂揚”。響亮的口號“圍海造田”,多有氣勢呀!多有號召力呀!
       其時,昆明各高校均因戰備疏散在省內各專州縣,昆明師院(今云南師大)疏散在曲靖、陸良一帶。我們外語系疏散在曲靖越州。全系師生及工宣隊住在越州鎮烤煙收購站的兩間大倉庫里,在收購站大院里搞“斗、批、改”,歷時8個月。忽然聽說要調我們全系回昆明“圍海造田”,大家都很興奮。不是越州不好,在越州我們過得也不錯,我們參與了生產隊的春播春種,參與了附近村莊的救火,幫助公安追捕了越獄的逃犯,上山打柴,參觀訪問曲靖的中學,為社員群眾辦夜校……開拓了眼界,受到了鍛煉。搞運動之余,我們系很多師生,常成群結隊到附近南盤江紅旗水閘前的河段上游泳,真有些“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單年萬戶侯”的氣概。我們班一位印尼歸僑男生,在越州還意外地收獲了愛情,和越州電廠一位從北京第二醫學院畢業分配而來的廠醫戀愛,后結婚。在一次老同學聚會時,已移居香港的該僑生高舉酒杯朗聲說:“為我們越州的友誼干杯!”眾皆會心大笑,歡笑間,頗多“憶往昔崢嶸歲月稠”的情義。
       越州雖留下了我們的青春記憶,但焉能與滇池、西山相比?滇池、西山為滇中名勝,備戰、備荒、為人民“圍海造田”,又多么豪邁!也有些漂洋過海的僑生和華僑老師,國內來自上海、青島、福州等沿海城市的老師調侃云南學生說,昆明有什么海?應該叫“圍池造田”,充其量“圍湖造田”。此乃不理解云南人的感情也!你瞧,“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這不就是大海的形象,大海的氣魄!初唐四杰之一的大詩人王勃描寫長江的名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景致,在滇池上同樣能看到。明代狀元楊慎有詩句:“滇海風多不起沙,汀州新綠遍天涯:”同為明代謫人的平顯也有“記得賦詩滇海上,硯池影蘸碧雞天”的詩句,句中皆稱滇池為滇海,孫髯翁、楊慎、平顯原籍皆非滇人,但他們理解云南人。云南籍學生笑稱:“大江、大海、大河、大湖的靈魂是一個大字,彼此彼此,滇池確有大海的歷史和氣魄,云南人老實、謙虛,稱海為池,吃大虧了!” 大家哈哈一笑,來自海外及國內五湖四海的師生們,收拾行裝,趕赴“圍海造田”戰場。


       從各疏散地趕往滇池畔的師院各系師生,大多住在西山省委黨校禮堂,一律睡地鋪。我們系年屆60的老教授賈光濤,文史系58、9歲的歷史系主任吳乾就教授也都睡地鋪(當時對外中文系和歷史系統稱文史系,對內還是分為中文系和歷史系)。我系的郭旭先生,在越州時摔傷了肋骨,僅休息了4、5個月,也積極地趕來參加勞動,一樣的睡地鋪。我們按圍海造田指揮部的作息時間起居,參加勞動,過半軍事化的生活,精神飽滿,干勁十足。開頭一段時間的勞動,是在西山腳下取土,運到滇池邊,由木船再運往海埂北面新筑的堤壩。我們系只負責把西山腳下土石運往滇池邊這道工序,由大型挖機取土,裝在礦山用的翻斗車里,通過小軌道運輸,我們站在翻斗車后部,踩著剎車,順山勢往下滑行,有膽大不顧安全者,把車滑得飛快,有追尾的危險,但年輕人干得很痛快很過癮,互相間也時常提醒注意速度和車距,翻斗車聲隆隆,似雄壯的勞動進行曲。老教師和女生,一般干些危險性小的活。據說開初將新海埂大壩筑好之后,用數十臺大型抽水機,日夜抽水,將大壩內海水抽干,然后又加高加牢大壩。后期,我們系乘上大木船,到大壩內運土填土,這大概就是加高加牢大壩和造田必須的填土工作,這個工作干了較長時間,直至撤回學校搞畢業分配。每天前往大壩上班的乘船時間,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將近半小時,我們閑著無事,可以飽覽滇池及西山風光,我們說笑談天,有的同學索性唱起了歌:“太陽啊!霞光萬丈,雄鷹啊,展翅飛翔。高原春光無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傍晚回程,笑聲歌聲依然,只是多了些疲勞,看千帆歸航,落霞與萬人同歡,好不熱鬧!袁振海老師甚至利用回程時光,從船上跳進滇池游了一程。昆工的一名男生,早早地就傻等在岸邊,準備迎接我班他的女友,惹得大家一陣玩笑和哄笑。半道上,陳竟湘老師捅捅我說,你看,畢先生怕掉下船去,臉上多緊張,肌肉都繃緊了,在即將靠岸的玩笑和哄笑聲中,59歲的畢先生也放松了,笑了。
       據說此次“圍海造田”,將滇池面積圍掉20平方公里,造出了3萬畝田,不但滇池面積縮小,昆明氣候也發生了異常,老海埂以北,湖區不再,成為湖濱低地,3萬畝田,種不出好稻,連年虧損,此為后話。在1970年8月我們師生撤出“圍海造田”時,我們是想不到這個結局的。近來我登大觀樓,發覺“山水喚憑欄”的景致也有改變。1961年郭老在大觀樓三樓感受的山水,就水來說已大不如前,大觀樓極目,左前方已不見水,只見幢幢高樓拔地而起,茫茫滇海離大觀樓已有一段距離。如郭老駕鶴南來再登大觀樓,依景改詩曰:“果然一大觀,西山喚憑欄”,那詩味就遜色多了,山和水有時實難分開,分開就遜色。當然,如再“更上一層樓”,放眼眺望,滇池仍在大觀樓身旁,仍是“果然一大觀,山水喚憑欄”,可惜大觀樓只有三層。
       上世紀80年代,海埂一帶退田還湖,經重新規劃建設,海埂東邊建成大型高原體育訓練基地,每年冬季都有國家級足球隊在此集訓。中部沙灘為天然游泳圣地,有兩條百米橋式平臺直插向深水區,可供跳水、歇息。上世紀60年代初,雖然沒有平臺,但海水澄凈澈底,一片粼粼的清流后浪推前浪,即便游泳的人不慎嗆了幾口水,也是甜甜的,只是要咳幾下。無奈1989年后,海水污染嚴重到我再也不愿下水游泳了,只能憋在西部的游覽區玩玩。
       但按照馬克思主義辯證法原理,事物總是在矛盾斗爭中發展的,發展是螺旋型上升的,不是直線的,因此,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圍海造田”造出了3萬畝田,沒有多少糧食生產價值,但這塊地,其后倒也派上了用場,昆明滇池國家旅游度假區、云南民族村、云大滇池學院等等很多單位都建蓋在這塊地皮上。千秋功罪,留待后人評說。這些年,樹立科學發展觀,著力滇池治理,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造福子孫后代,越來越得到重視,越來越成為全社會的共識。2003年以來昆明市委、市政府成立了以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掛帥的“滇池治理三年行動領導小組”,下設“徹底截污、水體置換、生態建設”三大任務工作指揮部。昆明市政協主要領導擔任三大任務中的生態建設指揮部指揮長。三年行動計劃明確提出要打造環滇池生態圈、文化圈、旅游圈,即“三圈”,建設世界知名的高原湖濱生態城市的目標。在“三圈”建設中,抓住滇池治理,還高原明珠光輝這個牛鼻子,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奇效。高原明珠滇池,又稱“滇中之肺”,有極大的生態保護價值。滇池周邊文化底蘊深厚,旅游景觀類型齊全,有石器時代的遺址、古滇王墓的蹤跡,是云南文化的搖籃。西岸的西山風景區、大觀樓及大觀樓長聯、白魚口以及鄭和故里、盤龍古寺、官渡古鎮等,文化和旅游、和生態,相輔相成,搞好了“三圈”,它們相得益彰,西山和滇池必將大放異彩。

 

 
    >> 相關文章
中國民主促進會云南省委員會制作維護
滇ICP備09009517號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南路94號
郵編:650031 電話:0871-5152431

技術支持:云南省電子政務網絡管理中心 系統運營:云南途毅科技有限公司

 
快3开奖视频 广东十一选五 二人麻将可以作弊吗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情况 黑龙江p62 今日新浪体育新闻 极速快乐十分 河南11选五今天的开奖结果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快3助手安卓版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新浪